第五幕-2

上一章:第五幕-1 下一章:终幕-1

努力加载中...

珂尔笑着说道。

然后,他慢慢地眯起瞪大了的眼睛,有点难为情地笑了起来。

“知道了。”

“汝啊,说了什么来着?”

但是.买卖皮草跟践踏骨头,是两回事。

因为现在自己已经可以完全接受这些的存在了。

其实也觉得自己的决定太过荒唐。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我的村子也因为泥石流的关系沉到了湖底,所以鲁皮的神明是不是真的留下了脚,这一点倒是很值得怀疑。”

眼放光才对。

会装作一无所知的人。了不得的大事她也总会装作若无其事。

河上。

赫萝听到差点把刚从袋子里取出来的肉干掉在地上,不过还是马上装作平静,把肉干丢进了口中。

要是珂尔真的加入赫萝和罗伦斯的旅程的话,这样的事情说不定会每天都发生。

视线马上移向河上。

教会虽然正把这些传说中的主角逐一替换成自己的神.但看到平时乖巧的珂尔叙述着这个传说的时候双眼发亮的样了,看来他们的尝试也不见得成功。

珂尔稍微笑了一下。

珂尔向前走了两三步,也许是被拉古萨他们的勇敢气概吸引了吧。

“嗯唔.一个两个总有的吧?”

其实关于事情的结果会如何这一点罗伦斯并没有兴趣,赫萝知道了的话一定会生气吧。

之后声音停了一会儿,火堆周围的人重新坐下了已经抬起一半的身子,还有人向着这边耸了耸肩。

咔嚓。吱呀。声音连续响了起来。突然又一声巨大的破裂声响起。

说到这里,赫萝突然闭上了嘴。没有等她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罗伦斯回踩了她的脚一下,用认真的神情斜眼看着她。

“这样的话就不是一半一半了啊。”

拾义一看,只见拉占萨的船正摇摇晃晃地前行,正在向前赶去.另一个船夫飞身跃到了大船上,开始划桨。

玩笑开得过分的话会吃苦头的。

罗伦斯没有看赫萝的方向,而是紧握着她的手。

这么想着的时候,木板挤压的声音,以及咕噜一声巨大泡沫涌起的声音。

拉古萨的船剧烈地摇晃起来。该不会是要翻船了吧。河岸上的空气一瞬间绷得紧紧的,罗伦斯的目光回到了赫萝身上。

赫萝和罗伦斯把视线投向珂尔,只见他愕然地问:“你们都不记得了吗?”

“你跟我说话的时候,不是说过教会的插手让你很头疼吗?那

“咱没有问汝事情的善恶。汝反正是跟教会一样的人——”

越说越糊涂了。

绳子因为船的重量而断了,碎成几截。

无风不起浪。不过,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北方这片土地向来盛行异教的缘故。

她的眼睑在微微颤抖着,不是在哭,而是在生气,气得发抖了。

如果那是真的话,应该是像赫萝这样的狼,那大小肯定也非同一般。

的旅程中,开这种玩笑的时候就肯定有问题,这是事实。

只见他点点头,开口了。

罗伦斯也紧张地吞了一口唾沫,紧紧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没错。就是因为那骨头是真的,所以教会才要追寻其下落的话,那么就等于承认异教的神明存在了。这种事情他们当然不会做吧。”

如果商会真的在找寻骨头,而教会又盯上了这个的话,那么很有可能这一切,单凭一个个体商人,是无法阻止的了。

不管哪一个,那动作都敏捷快速,就像是已经习惯到根本无需用脑子去想似的,合理地进行着作业。

“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奇怪呢……”

“……如果从并非完全相信这一点上了说,我的确是在怀疑不过,有关神明究竟存在不存在的各种考证,在学校里已经学习了不少。所以,要这样做是很容易的。也就是说,鲁皮的神明的的脚,早在几十年前就……”

“是叫皮努是吧。这村子有没有什么传言?”

看得出珂尔在偷偷的往这边张望。

“……要是你真的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有的,有很多呢。”

“唔?”

然后轻轻戳了一下正在偷听的珂尔的头,推着他向着拉古萨他们走过去。

拉古萨似乎已经完成作业了。

空气开始缓和,还响起了欢呼声,、

虽然刚刚才说过对于神的存在半信半疑,但此刻的珂尔却怯怯地低声寻问。

“喂!是谁!”

去。

而且,到鲁皮村去的那一伙传教士也许因为兼任指挥官的高级宣教师身体不适,而全部撤退了。

位于罗埃弗河上游的小镇李斯科。据说那个镇上的商会正在寻找的狼神的右前脚。

就在无限漫长的几秒之间,船的速度明显下降,几乎停下米了。

“你知道吗?”

“那么如果是真的话?”

“说得确切点的话不就是找一块骨头吗。汝没必要勉强奉陪。”

教会的下三烂手段让他的口中苦涩不断扩散。

他也知道这只是胡乱想像之下的偶然匹配而已。

脚被赫萝狠狠踩了一下。

“怎么了?”

“故事的话,都是有始有终比较好,不是吗?”

“没错。如果他们得到了真正的骨头,然后把它踩在脚下的话?就算是咱们这一族,也不可能在成了骨头以后还能杀人。只有被踩的份。奇迹什么的都不会发生。那么,看到的人会怎么想?应该会这样想吧——”

赫萝露出了微笑,把空着的手伸到胸前,轻轻摆了一下。

然后,再次睁开眼的瞬间,只见珂尔正保持着一脸兴奋的表情向着这边挥手,似乎注意到了两人之间那种不寻常的气氛。

咔嚓一声,传来了某种东西折断的声音。

罗伦斯他们曾经试过想要拉上来的沉船,也许是因为多次的拉扯而变得脆弱的关系吧。

他们全部都是商人或者旅行者。罗伦斯也站了起来,而珂尔则

一个通宵跳舞,一个醉得不省人事,连什么时候被盖上毯子也记不起来,当然也不可能指望他们能够知道行李在哪里。

赫萝移开视线,没有说话。

而一直迷迷糊糊的记忆也开始苏醒了、

“这是后来听说到的,据说那些到鲁皮村去的教会的人,本来就是冲着那个狼神去的呢。”

罗伦斯把空着的手伸至胸前,戳了赫萝的额头一下。

“当然,危险还是要小心避开的。”

正当罗伦斯这样想着的时候,珂尔突然喊了起来。

赫萝似乎生气了,指甲掐进肉里。

只是,他以为赫萝也会想显露一下自己的真正身份的.但看上去却并非如此。

接着,一声大浪打落的巨大声响。

赫萝想要说的话,他十分明白。

留在原地的罗伦斯和赫萝并排站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这样子好像也很不错。

赫萝不知道是在努力让自己冷静还是在后悔刚才的失言,也许是两者兼有之吧,只见她咬了一下嘴唇,继续说道:

“然后,皮努神挡下了浊流,让它停止前进的时候,长老他们连忙奔下山,跑回村子里,把这件事告诉大家,才让村民捡回了一条命。”

只见他们紧抓着劈开浪头前行的船,用牛一般的力气拼命推着船体。

不过,罗伦斯却刚好相反。

珂尔说完之后,似乎终于察觉自己说话的时候太兴奋了。

由鲁皮村的人子子孙孙世代传承,而右前足则保护这一带不受流行病或者大型天灾的侵害。据说教会那些人要找的,就是那只前足。”

因为赫萝的关系,他知道这方面的传说不是单纯的空穴来风

赫萝笑着目送他远去的背影,往紧握着罗伦斯的手中注入了力量。

“汝真的不知道吗?”

赫萝似乎十分有兴趣。

“……什么啊?”

“啊、难、难道——”

似乎把罗伦斯跟赫萝的沉默当作是惊讶的意思了,珂尔慌忙解释道。

被她这么明显地要求的话,耍赖也是说不过去的。

“不要问我这种事啊。我去接你的时候说什么来着?

不过.却让罗伦斯想起了在异教徒的城镇卡梅尔森时向一个叫做迪亚娜的女性年代记作家问过的事情。

只要是为了传播信仰的话,一切都可以成为道具。

罗伦斯深深呼吸了一下。

作为旅程中的时光的话,这也许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下次还是节制一点好。”

“愚蠢之极。”

“呵……”

那是在被酒灌倒之前听拉古萨说过的话。

有关保护村子不受大灾害破坏的神明的传说。可以说是到处都有。

不过,像他们这些船夫犹如久经战场的骑士一半毫不犹豫地飞身跃进河中,比起实际上的理由,应该是为了作为船夫的名誉多一点吧。要是让同一艘船连续触礁两次的话,真不知道会为他们的名誉带来多大的损伤。

“就这样悠哉悠哉地继续旅程,等找到约伊兹之后就说拜拜.这汝觉得如何?”

赫萝微微一笑,迈步向前走去。

如果是殉教圣人的骨头的话,倒是能想出不少用途。

搁在沉船上的船只开始慢慢地沿着河水前行。

珂尔在南方的学校中遇到了很多挫折,打算回故乡去,所以才会途经这里。

“——什么嘛,原来咱一直以来当作神明崇拜的,就是这种程度的东西啊?”

然后.他马上恍然大悟,知道她指的是教会是抱着什么样的企罔在寻找骨头这件事。

“企图?”

赫萝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啊?”

眨眼之间后面的船只已经追赶而至,‘好几个船夫跳跃着抛起船绳。

子里了。然后说作为照顾他的谢礼,留下了右前足和精子。那精子

也许是因为他回答得太快的关系,赫萝用有点苦涩的表情看着他。

“不过,不可能的吧。神明的前脚,又怎么可能被贩卖呢。”

如果邂逅以及那之后的旅程曾经波澜壮阔的话,那就更加如此了。

不知谁大叫了1声。

看到的是在月光之下仿佛马上就要离港航行的巨大船只。

不过,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出口。

“咱可是贤狼赫萝啊。”

一声大叫在此刻响起。

如果是稍微对自己的故乡有点自信的人的话,应该会马上两

不过,起因是教会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应该看的东西似的,他连忙转过脸去。

..——"

赫萝似乎马上便觉察出这种奇妙的气氛,帽兜下面的目光变得有点警觉。

虽然知道每一件事都怀疑的话会没完没了,但是在至今为止

“我说.汝啊——”

自己已经不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

他的回答十分冷淡,也许就算没有觉得自己的故乡这种冷冷

也许是因为刚才踩到了别人的脚的关系,珂尔的每一步都走

肩膀被打了一下。

毕竟本来就是一艘需要四个五个桨手的大船,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停下来的。

在火堆旁边坐着喝酒的人当场站了起来大叫,但是没有任何人采取行动。

但是,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月光之下---的木浆,看起来就像是纤细无助的树枝。

“保护船!”

赫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珂尔苦笑着点了点头。因为教会进驻那条村子,正是珂尔开始这趟旅程的原因。

“传言吗?”

"鲁皮村的神明在很久很久以前受了伤来到村里,然后死在村

珂尔瞪大了眼睛。

“咱之所以讨厌被称为神,是因为大家都会跑得远远的看着咱。他们会畏惧、敬仰咱的一举手一投足,尽说些感激的话。所谓的敬而远之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汝啊,反过来想的话……”

珂尔吃了一惊,低声嘀咕道:“说得也是。”

珂尔正跟其他人一样专心致志地看着拉占萨他们的活跃场面。

贤狼果然不愧为贤狼。

果然,珂尔得到了跟罗伦斯同样的情报。

赫萝站到了罗伦斯的身边,低声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就在在场所有醒着的人都这么想的时候——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看看自己刚才是不是太大声了。

人和神成为奴仆的传说。

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想这种事。

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不过罗伦斯记得拉古萨说过什么“地狱的看门狗”之类。

彼此握着的赫萝的手更用力了,

每次她有求于罗伦斯的时候,就会像这样子摆开架势缠上来。

有关神或者精灵的传说并不是天方夜谭。

“刚、刚才这是……?”

“船!”

总觉得前因后果不太对得上。

“是的,没错。‘皮努’是一只巨大的青蛙神的名字。长老还说实际上看到过呢。”

“咯咯,咱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

在罗伦斯的七年行商历程中,听到这样的传言也不止一次两次了。

真亏她这样都没有松口。

既然拉古萨会在喝酒的时候说出来的话,那这件事在船夫们之间一定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那时是为了害怕孤独的赫萝才问的,但是到了现在,意义就有所改变了。

那痛楚让他明白了赫萝的怒气有多大。

也就是说.包括皮努在内的这一带应该是存在着其他神明的了。”

“和你不同,我倒是想把书写得厚一点。”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生气。

听见她的这种说法,罗伦斯不禁笑了。

不过.这点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罗伦斯此刻却无法高兴起来。

拉古萨的船绕到了大船的前面。想要硬碰硬地挡存船面前阻止它前进的话,搞不好会被推翻而沉没。

要是就这样让船冲走的话,说不定又会在河流转弯的地方被冲上浅滩,再次搁浅。

说着,他露出了寂寞的笑容,知道了要成就大业就需要天分的小孩一样。

罗伦斯想到了一个能够形容这个情景的词。

“即使会遇到危险?”

罗伦斯把视线望向他,看看他究竟想到了什么,这时正在火堆周围坐着喝酒的人们也同时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哄的一声笑了起来。

“唔?”

“哼唔。只有神和青蛙之类的啊。比如说,有没有狼之类的?”

“在鲁皮村里,有传说说村民的先祖是狼。”

珂尔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说着随便听来的故事一般,似乎并没有打从心里相信。

“咱不知道。就像汝靠行商混饭吃一样,咱是靠人的信仰来混饭吃的啊。”

她觉得自己在无关要紧的地方惹怒罗伦斯了。

赫萝没有说话,摇了一下头。

这时候传来了哇的一声。

“汝啊。”

船体互相碰撞的钝音响起。在场注视着这情境的所有人都不禁屏住呼吸,握紧了拳头。

但是即使如此,实在是配合得太天衣无缝了。

赫萝口中叼着的肉干的前端大大地抖动了一下。

拉古萨站在船上炫耀似的挥着手。

空中挂着一轮冷月,让人心旷神怡的寒冷空气因为船夫们的笑声而摇曳。

也许因为这种事已经不止一次或者两次了,所有人毫不犹豫地沿着河岸跑了起来。

他用下巴示意着珂尔的方向。

说完,珂尔跑开了。

而正在旅途中的珂尔也知道,那恐怕在某些旅人聚集的旅馆或者食店里也有所流传吧。

于是他们三个坐了下来,把面包和芝士交给珂尔准备妥当。

“珂尔的故乡好像是叫皮努来着。你有没有听说过?”

她没有作声,只是把视线移了过来。但罗伦斯没有看她。

听见罗伦斯这么说,珂尔似乎想起了什么。

如果在传说中早就死了的话,那么教会的人还冲着狼去的话就实在太奇怪了。要是因为神死了所以比较容易开展传教的话,那还能理解。

得小心翼翼。赫萝看到他这样子不禁失笑。罗伦斯凝视着她微笑的

狡猾得一一说出来就让人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想也不想地冲了出去,但是走了三四步之后却因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站住了。

但是,赫萝跟那根说不定会被践踏的骨头,说不定是旧友.也说不定甚至会有血缘关系。

罗伦斯觉得自己现在终于明白了。

“该不会,是想把骨头……”

赫萝的样子虽然也让他在意,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说不定还能打听出什么来,不管怎样,罗伦斯还是继续往下问,免得话题断开。

这种办法恐怕会比用尽干言万语来叙述教会的神的神圣还要有效吧。

在火堆周围喝着酒的人们大声喊了起来。

仿佛在说——“我可不会再被骗了”似的。

赫萝的脸上出现了自豪的笑容。

在一年结束之际,或者丰收之后,人们都会聚集在一起疯狂舞上一番。闹上一场,这是为什么?

罗伦斯也慢慢地跟在后面走着。

仿佛听见了拉古萨的咋舌声。

如此一来,作为商人,他开始把头脑中收集好的情报组装起来,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是的.不过,鲁皮村里没有神。因为在传说中神已经死了。”

如此一来众人终于可以稍微放心了。

"不.只是真的觉得是一半一半,所以才会回答得这么快。这科事情,就跟珂尔在学校里被骗一样,多得很。”

要是到时撞上小型的船只的话会变成怎么样,这个连小孩子也知道。

被人突然这样问,当然会觉得烦恼的吧。不管是多么偏僻的穷

··所谓的藏宝地图,总是在宝藏被盗后才会流传于世的。”

声音跟平常不同。

“是因为咱会生气?”

"啊.是那个被教会收归属下的村子是吧。”

首先跳上船的是拉古萨,另一个船员也勉强跳了上去。

不管怎么样,收集关于故乡的情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喂。”

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不过她看起来像是在害羞。

是船的事情吗?一瞬间虽然想到这个,但是如果是指这件事的话好像说不通。

比起那个,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天直无邪的背影.由于穿着赫萝的斗篷,所以看上去就像赫罗本身。

罗伦斯说道。这时候刚好珂尔也回来了。

看来赫萝已经忍不住了。

“嗯.因为这个世上到处都是假货啊。”

“这实在……太、残酷了……”

可以的话,罗伦斯也希望自己能够身在其中,体会一下这份突然而来的狂热。

这种想法的合理性,真不愧是几百年来一直跟异教作斗争的教会才想得出来。

轻轻闭上了眼睛。

其中,最快到达停泊在河岸边的船的,是拉古萨和另一个船员。

罗伦斯看着旁边的赫萝。

带刺的话,是心情不爽的证明。

一瞬.罗伦斯怀疑起一脸不爽的赫萝来。

赫萝说着伸手就要接行李,珂尔于是也一边反问一边递了过

因为这一声,牛粪似的躺倒在地上的船夫们飞身跃起。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

罗伦斯自己有自己的生活。

只见珂尔慌忙移开了目光。

“没什么了。”

“一半一半。”

不管哪个都是让人啼笑皆非的假货。

赫萝挽住了罗伦斯的手。

珂尔跟罗伦斯的最大区别,就是对这种荒唐无稽之事相不相信。

“不过,如果教会真的是要找这只前脚的骨头,那么他们究竟有什么企图?”

罗伦斯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吐了出来。

“我知道有你这种存在。既然如此,那么那只是荒唐传闻的可能性就消失了。这样一来,唔,算是一半一半吧。既然有这样的传言的话,那应该是因为商会方面有所行动,不过那到底是不是鲁皮村的东西,这个就不清楚了。虽然教会到鲁皮村去了这一点,只要珂尔没说慌的话,那应该就是真的了。”

意思是说,我已经报仇了。

“跟你的信念不同,跟教会的威信挂钩,作为商品的价值也很高。如果出手的话,不会只是烧伤这么简单。”

只是单纯为了找某样东两而来。教会的人为此特意来到深山之中的这个传说神已经死去的小村子里。

明明已经醉得倒地不起了,但他们的脚步却是如此敏捷稳当。

如果就这样老去、最后因为衰弱而死结束旅程的话,也许也算是不错的人生,但是老实说,罗伦斯却不是很满意。

“听说我们的村子原来不在现在这个地方。以前村子所在的地方因为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场泥石流而被从山上涌下来的洪水淹没,沉在湖底了。在那场泥石流之后,在山上帮忙猎狐、还是小孩子的长老看到了浊流沿着通往村子的山谷小路涌向村子,沿路上不断推倒树木。一一只巨大的青蛙跳出来,挡在了浊流的前面。,,

圣人的遗体,天使的羽毛,奇迹的圣杯,神身上所穿的羽衣。

“……真的?”

“那么,你是在怀疑这些传说吗?”

“是吗。”

但是,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就这样看着坐视不理。

“不过说不定只是单纯的谣言,这样的话就根本不用去担心什么了。要是你有兴趣的话,我倒不会介意。”

“这么说来……”

“不过,这种传说在鲁皮村那边比较多。之前不是跟罗伦斯先生说过吗,有很多因为狩猎狐狸和猫头鹰而出名的人。”

那么.珂尔就算收集到跟罗伦斯相同的情报也不奇怪。

“唔、没什么。我们在谈论你的故乡。”

他们的默契让人叹为观止,仿佛是在向人证明长年在同 一地方工作所养成的团结精神似的。

罗伦斯回过她只见她的眼中闪烁着笑容。

罗伦斯再次放轻了声音说道:

知道船就要顺流而下了,也知道必须阻止它才行。

希望赫萝不要嘲笑自己吧。罗伦斯还在想着的时候,珂尔又再开口了。

要是知道眼前的赫萝就是那位神的眷属的话,不知他又会作何感想?

在口哨声和掌声此起彼伏之中,拉古萨他们正以熟练的动作绑起船只,进行着系留的作业。

“......"

“这方面的事情总是有着难以置信的高价,因为大部分时候教会赌上自己信用。也就是说——”

但即使如此,罗伦斯还是觉得,跟赫萝在一起的旅程,总是选择稳妥的最佳方案是不够的。要把牛肉切成厚厚的一块,在上面撒上一大把浓浓的香辛料才行。

“……不是这个、那件事,他们在追寻骨头下落的事,汝觉得是真的吗?”

船夫们跳上拉古萨的船,还有人雄赳赳气昂昂地跳进了河中爬上了岸。

要是找到骨头的话,就打算套上这个名字,用来作为传教的工具吗?

“太乱来了!”

而且,在河流的下游应该还会有其他船停在那里吧。

“那么.汝是怎么想的?”

他摇了摇头。

“这个嘛……”

一看过去,发现赫萝也是满脸惊讶的样子,两人目光相接,她似乎发现了罗伦斯的想法。

没能乘上船,但是意识已经完全清醒的人立刻想到了下一个最好的办法,几乎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河水之中,向着停泊在附近的船游去。

她一问,珂尔想也没想就回答:

“咯!咯!咯!毕竟咱们两个都醉了嘛。汝能不能把它拿过来?”

罗伦斯当然知道赫萝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侧脸。赫萝没有回头,叹了一口气。

“咦?”

这种说法实在太狡猾了。

教会会把信仰优于一切。

珂尔站了起来。

罗伦斯想到这里突然恍然大悟。

相反,她正以十分平静的目光看着珂尔..

但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

如果是真的话,恐怕不会只是烧伤一点那么简单。”

罗伦斯单腿跪下望着河里。

赫萝曾经说过,关于皮草的买卖方面,她能够理解。

“唔?”

一旦出外长了见识,一般的传说跟实际上发生的事情之间的差别,是不可能看不出来的。

文字游戏玩得相当熟练。

就在这一瞬间。

“这个、当然,我也觉得如果能够印证的话当然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冲着神去?”

也许是因为信仰心不会这么简单就消失的缘故吧。赫萝终于心情有所好转了,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清清的村庄说来不可能会有趣,也至少觉得它不是那种会成为话

终于有了向前走的理由了。罗伦斯不由得对月亮心生感激。

珂尔在匆忙之间,不小心踩到了睡在地上的船夫脚上,他连忙道歉。

对于珂尔而言,也许这些见识只是让自己村里传说的可靠性产生了动摇而已。

从表面上看来的话,好像只是单纯为了找某样东西而来。

题的村庄吧。

她的手在微微颤抖,这点罗伦斯看见了,不过当然是当作没有看到。

快要熄灭的火中被扔进了剩下的木头,温热的酒送到了英雄的手中。

当然,前提是赫萝在自己的身边。赫萝似乎也想到了同一件事,身子向着罗伦斯轻轻靠了过来。

心中不禁有了兴趣。

不管是谁,只要踏上旅途的话就会了解世界的广阔,开始觉得从来没有怀疑过的村子里的传说之类只不过是一些陈腐的认识.这是经常有的事情。

乡僻壤,也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传说或者迷信。

的确,她说得没错。,但赫萝是那种越是知道重要的事情,就越

  • 背景:                 
  • 字号:   默认